出走的寓言
石磊个展
2018.12.08 - 2019.01.03

□ 三千小时

三千小时是一个概数,取自我创作展览的作品所用的大概时间。我属于画的很慢的人,平均下来每张画都会花费我200-300多个小时。三千小时作为近两年创作总结,也是我创作绘制作品所花的时间,正好也用来作个展的名字。
这两年的创作理念基本延续之前的线索发展下来。上次《奇遇记》个展后。我休息调整了小半年的时间,对生活的世界有了新的认知,不断的寻找创作突破点,慢慢回归自己以往的生活轨迹后,创作的瓶颈消失了。创作这件事对我来说可能就是这样:你无法预料你未来作品的模样。现在回头看来调整自我所用的时间也和这次展览的名称切题了。
我觉得创造力是一个画家应该具备的基本能力,重复的画一张画非常无趣。所以我总会在题材上和画面组织上变着花样的实验探索,从满画面都是人到只有很少的几个人,从公众场合到私密场合。人物形象也继续不断有些改变。各种探索和尝试都是沿着我自己的主线来延续下去。
我近期有些画的叙事性更强了,可能不用讲太多观众就能看明白我要表达的题材和事情。当然:周星驰电影,电子游戏,漫画动画,克苏鲁神话,恶搞致敬名作都继续延续在我的作品系列里。“细节控”属性依然存在于我的作品中,作品里依然有很多的彩蛋之类的细节等待观者的发掘。画面技法工艺上费事费力的事,就更不必多说,展览名字基本可以说明一切了。
我近期有些画的叙事性更强了,可能不用讲太多观众就能看明白我要表达的题材和事情。当然:周星驰电影,电子游戏,漫画动画,克苏鲁神话,恶搞致敬名作都继续延续在我的作品系列里。“细节控”属性依然存在于我的作品中,作品里依然有很多的彩蛋之类的细节等待观者的发掘。画面技法工艺上费事费力的事,就更不必多说,展览名字基本可以说明一切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