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小时
崔君个展
2018.09.08 - 10.12

□ 我想通过和木头的对话达到内心的平安

说不清楚是什么将我们对自己和对世界的认识都变的支离破碎,无法真实面对自己,也无法认清前进的方向,不断自我要求又不停地妥协。我们得了聪明,却失去了智慧。我们拥有很多词汇,却没有打动人心的表达。有时候仿佛自信满满,更多时候却是陷于困惑和挣扎。努力学习工作,与人交往,期望使自己更强大,换来的往往更多是伤害。我们常常舍本逐末,把没有生命的东西看的过于重要,就比如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我想这不是生命的本相,生命的本相应该如同生命树上所结的果子,是和平,是良善,是恩慈,是爱。保罗在爱的颂歌中说,我若能说万国的语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这一切就如同鸣的锣、响的钹一般。
有人说怀才如同怀孕,此话不无道理。孕育的是生命的核,生出来的就是生命。又比如种下一颗葡萄种子,看顾它护理它,时间到了就会结出甘甜的葡萄。真理是真实生命的外在表象,脱离生命去研究真理只会坠入虚空。得着生命最佳的办法无它,就是要种下生命。而使用生命最佳的方法,就是去成就比生命更持久的事物。
有一位老师曾对我说,当你触碰到生命实质的时候,你的表达就会无可限量。“无可限量”这个词令我思考了很多年,现在渐渐明白。放下高举的自我,抛弃对艺术“当代性”的思虑和纠结,选择用平实的形象诉说每一个诚实面对自己内心的人的共同期盼,与自己和好,我想这时我才是自由的。基于此,好像我内心深处打开了一扇门,是通往《雅歌》中所描述的良人的门。
木头是一种普通却又奇妙的材料,如同人一样出于尘土又归于尘土,同样也符合生命生长的规律。她温暖柔和,与人为善。有疤结,有裂痕,就像人的不完美一样,它是一种真实。我想通过我和木头的对话,达到我内心的一种平安。我想这种平安同样具有超越性,这是我创作的原动力——我想用一件件作品来传达这种平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