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十八岁的自己
郝朗个展
2017.04.15 - 05.14

□ 给十八岁的自己

丢丢:

     见信佳!

是的,高中同班同学们给你取的这么可爱的一个外号我一直都记得,是因为你的丢三落四,还是你二逼的个性才给你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我也不得而知。  

     但我敢肯定,我想你的日子比你想我的更多。我是14年后的你!

     也许这时你正提着画箱,背着画板穿梭于四川美术学院的街头,或者带着近视眼镜坐在课桌后,埋头苦读,准备着即将到来的高考,再或者你正推着爸爸为奖励你考上高中买的自行车和同学走在晚自习回家的路上。

     知道你喜欢听好事,先告诉你个好消息,今年四月咱们最新的个展就要在上海举办了,是的,  你的个展,你自己的。14年后的你也陆陆续续的做过两三次个展,北京,上海,台湾都有你的身影。你会为我感到高兴吗?

我很欣慰你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走一直所喜爱的艺术这条路,从小受爸爸的影响就喜欢画画,初高中不间断的学习绘画,考进了你所期盼的四川美术学院,直到顺利毕业考上研究生,仿佛这一切都来得一帆风顺。

关于孤独

但是14年后的今天,你仿佛一块长满了棱角的石头,在河水的打磨中越来越圆润。而狮子座的你,从十八岁的自信,倔强,好强到现在的收敛,自卑和孤独。是的,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每次想到你,都会想回到过去变成你。

我也一直在思考孤独这个问题,存在主义先驱克尔恺郭尔说过“任何一个人都是一个孤独的个体,他生来独一无二,不可替代。每个人的一生中,随时随地都在体验着人生的各种各样的痛苦和磨难,让人类意识到自己的不确定性和有限、脆弱,并从“死亡”中体会到人的终极性的悲剧下场。”虽然我觉得这句话有一点极端,但在互联网把我们拉得越来越近的今天,我们的心却越来越远。所以常会听到有人讲“我迷失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找不到自己”

丢丢,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我们每个人都处在与他人的关系当中,但是为何却还是感觉到孤独?这也许会上升为一个哲学问题,人与人之间本来都是陌生的,也许我们平时努力的塑造自己,努力的做到自己所期望的那样也许只不过是别人所期望的。我们人也一直在追求生存的意义的精神存在,也就是“存在感”,当孤独来袭的时候,我们就会产生一些行为和表现,想法和情绪来消除它。而现在的我,也要感谢你选择了艺术这条路,让我能有一个排解孤独的出口,寻找存在感。人生来就是孤独的,我们所做的不都是在和孤独对抗吗?

而我把它画出来。于是就有了《孤独症患者》系列作品,身处在寂寥,淡漠黑暗中的小男孩,伸出了双臂,而手臂的前端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另一个黑暗中的小男孩,全身爬满了五彩斑斓的甲虫,而被孤独吞噬的他却静静的看着远方。不禁让我想起了张爱玲《天才梦》里的名句“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我想把它改成“生命是一丝不挂的躯体,爬满了虫”哈哈哈。

关于爱情

还记得卧室挂的吴奇隆挂历吗?放学不回家一直跟在喜欢的男生后面跟到他家那次呢?还有被同学欺负,骂你“娘娘腔”被扇了耳光,回家却不敢和爸爸妈妈讲的那次呢?还有同学们都在读金庸,古龙的时候,你却唯独对三毛,张爱玲,琼瑶情有独钟。

十八岁的你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与众不同。请你不要自卑,也不要感到迷茫,你和所有人一样正常,只不过你喜欢男生罢了。这大部分都是天生的,医学上也无法解释。在一些社会宽容度高的国家都是可以结婚的,只是现在的中国对这方面还需要更多的了解与关注,而不仅仅只是偏见。

爱,本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心灵沟通的桥梁,由心而发的感情,它不分年龄、性别、种族、国籍。我想到了《男孩不哭》里面的一句台词,把它送给你

“我害怕前面的路,
但是一想到你,
就有动力向前走了。”

悄悄的告诉你,你在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好男孩,你们恋爱了,他是学设计的,你们在一起了四年,后来分开是因为他去了北京,而你却留在了重庆。你为他创作了好多的作品《你走了,心里空空的》《爱情》《逝去的爱情》。对爱情一无所知的你,在和他的交往中也尝到了爱情带来的欢乐与痛苦。

现在你也遇到你喜欢的男孩,在一起已经六年了。他会是陪你一辈子的那个人吗?就像《霸王别姬》里面的程蝶衣说的“一辈子”那样,“说好是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

说回来这次个展上《随你到世界的角落》就是画给他的。

关于亲情

前几年,我给爸妈说了咱喜欢男生这事儿了。我们称为“出柜”——从关起来的柜子里出来。妈妈为这事哭得稀里哗啦,爸爸也一再说断绝父子关系威胁我。虽然好多年过去了,这事儿以后,总感觉和他们之间隔了一层纱,忽然之间,失去了和他们沟通和爱的能力。你也知道咱爸妈也是比较传统的,一辈子都生活在小县城的人。要他们理解和接受还得很长一段时间。也许我们本来就不是很会把感情表达出来的人,我也不希望我的“出柜”却把爸妈关进了柜子。

这段时间我心情非常的复杂,创作了《花与男孩》《蛇与男孩》。

大舅和外婆都相继在前些年病逝了,第一次这么近的体会到死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在你的眼前消失不见,化作了尘埃,住进了心里。

你小子不要调皮了,有时间多多的去看看大舅和外婆趁他们还在的时候。小时候你一直都是外婆带大,爸妈上班忙,你和外婆形影不离。她后来患上了老年痴呆,连我都快忘了,看到我就只会笑,摸我的脸。

后来给逝者画了张《我不能失去你》

就说到这里吧,写到这里勾起了好多往事,眼眶已经被泪水模糊。


                                                                                                       14年后的你
                                                                                                       2017年3月










《夜》
记不清是哪年夏夜
停电了
找到抽屉里的手电筒
拍了拍它
按下开关
它像沉睡了好久刚醒过来一般
从头部射出一束微弱淡黄色的光
照亮了黑夜
光里面的灰尘像怕被发现
四处逃窜
拿着电筒四处照
忽然
发现墙上一只发出幻彩光亮的金龟子
它趴在墙上
一动也不动
电筒光反射出它彩虹似的色彩
不知是不是受到光的驱使
飞过来无数甲虫
飞蛾扑火般
当我回过神
心上面已经全布满了甲虫

《圣塞巴斯蒂安》
这幅作品的灵感来自于鲁本斯的《圣塞巴斯蒂安》,也是第一次尝试做名作改编。这幅作品吸引我的不仅仅是健美的躯体和利箭穿透身体时的痛苦和毁灭所给人带来的震撼和壮美,而且更在于这幅画传达出的浓浓的同性情节,传说圣塞巴斯蒂安外貌非常俊美,高卢国王爱上了这个近卫队长,甚至希望赠以一半江山来得到圣塞巴斯蒂安的爱。但是塞巴斯蒂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宁可被乱箭射死也不肯从命。最终以殉教结束了自己三十多岁的生命。
       在西方艺术史中,我们不难看到圣塞巴斯蒂安这个故事激发出艺术家们多少的创作欲望,后世无数的改编圣塞巴斯蒂安的作品,甚至连三岛由纪夫也拍摄了以《圣塞巴斯蒂安》为灵感的摄影作品。年轻美貌的形象,赤裸的美好的男性身体,充满了想象空间的传说!
     我也正想通过我的方式来表达对塞巴斯蒂安的理解,这幅作品我也在练习对大作品的掌控,第一次尝试画这么大的作品,用擅长的平涂,对细节的斤斤计较,人物造型的每一个幅度,轮廓线色彩的反复琢磨,从原作到改编的整个过程用了半年时间来完成的这幅偏执狂作品,也承载了我对绘画语言和内容的思考,生命力与感情的表达。





《起风了》
从上一次个展的《适合哭泣的场合》三联画开始,我尝试把动画的“帧”的镜头语言运用到架上绘画当中。一秒钟之间发生的一个闭眼睛的动作用两张架上作品表达出来。于是我再次创作了这张两联作品,一样的小男孩形象,一样的背景,一张闭眼,一张睁眼。

一阵风吹过
掠过了头发
扬起了衣角
闭上眼睛
是我投入了风的怀抱
还是风投进了我的怀抱










《十八禁》
第一次对性的认识,是十几岁的时候在妈妈的书架上翻到了一本《性的知识》(妈妈是医生)。薄薄的一本,里面的内容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大概是科学的认识,系统的解释性等等。但现在记得尤为清楚的是里面的插图,现在看来其实也就是一个黑线描的男性生殖器的剖面图。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书,心跳加快,呼吸急促,面红耳赤,颇有太虚幻境警幻仙姑秘授贾宝玉云雨之事的感觉。得此书以后,终于解开了遗精后以为自己尿床的羞愧和恐惧疑团。
这本书也就变成了十几岁的我认识性的启蒙书。
上初中的时候,已经记不清楚是怎么得到的一个热线电话号码。拨打过去,电话那头就会一个古怪女人的声音读一段关于性的知识,大概是录播的那种,内容无非就是“性是指……”“性高潮是指……”于是我又心跳加快,呼吸急促,面红耳赤的每天利用睡午觉的时间疯狂拨打着。直到月底爸妈拿着一张巨额电话账单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们什么都没有说,没有责备,也没有沟通。他们可能觉得儿子已经开始长大了,而“性”这方面的事和父母是绝对的禁忌话题。
再后来被同学带去录像厅,在抽屉的最底层找到爸爸藏的VCD等事情以后,对性也就有了更全方位立体直观的了解。
这一段充满了好奇,面红耳赤的经历,现在每每想起来都会莞尔一笑。画两张《十八禁》纪念一下这段经历。




《小丑》
我是个小丑
我的职责
是带给观众欢乐

我站在舞台的正中间
穿着花戏服
戴上红鼻子
头上放了一个青苹果

对面的人拉开弓箭
射向我

“啪”
苹果被射穿
观众们哈哈大笑

我是个悲伤的小丑
为观众展示着可笑
不曾有过自己的快乐


《爱情》
爱情来的时候
你说
我爱你
一生一世
这辈子
                                                         只爱你一个

《逝去的爱情》

爱情结束的时候
你说
“………………”
然后就消失不见
消失不见
消失
不见





《我不能失去你》
     早上五点多,我坐在灵车上,灵车正开往火葬场。
 天气湿冷下着小雨,滴在车窗玻璃上。车速不快,一车人都没有说话,只听见车轮碾压地面溅起的水声,“唰……唰……唰……”。大舅躺在车后透明盖子的棺材里面,安静的像睡着了一般。
     车开出了县城,绕进了山路,盘旋了一阵,我们到了。
     火葬场就几所房子孤孤单单的立在山里面,看上去未免有一点太过于简陋,而房顶立着一只黑色的烟囱。
     一行人走了进去,大厅正中间摆放了一张担架床,医院那种。担架床的四周摆满了各种颜色过于艳丽,廉价的,塑料的假花,担架床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大厅墙上是一扇扇的门,连着门后的是一个个机械怪兽般的焚化炉,它们吃人以后吐出的黑烟把墙壁都染成了黑色。
     办理了手续之后,大舅被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抬上了焚化炉的平台,说了一些节哀顺变之类的话,就把他推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焚化炉先是“咔咔”的响了几下,然后“轰……轰……轰”像饿极了的火龙一样,吞噬、咀嚼着送进它嘴里的食物,空气中弥漫出一股刺鼻,奇怪的味道。
     一行人默默的开始流泪,用纸巾不时地擦拭眼角。
“你看,人的一辈子就这么的说没就没了”一个颤抖的声音说道。
     《我不能失去你》献给我生命中的逝者。



《I’M  OK》
特喜欢赵雷《理想》的一段歌词
“我已不是无悔的那个青年
青春被时光抛弃
已是当父亲的年纪
理想永远都年轻
你让我倔强地反抗着命运
你让我变得苍白
却依然天真地相信
花儿会再次地盛开
阳光之中到处可见
奔忙的人们
被拥挤着被一晃而飞的光阴
忽略过
歌词里有一种叫  “理想”“情怀”的东西
现实里很多人有理想,但是没有能力按照理想去生活,只好向现实妥协,慢慢的失去做梦的能力。无力。
     也有一些人经过奋斗具备了实现理想的物质条件,却已经在奋斗的过程中被打磨得圆滑世故,变成了和原来的自己完全不同的人。这样的人即使有了条件,也已经疲于或者不屑于去实现理想了。无心。
我们是否还有理想,是否还留有当初为理想奋斗的初心?
这一张白衣飘飘的少年,他染发,打耳钉,穿最简单的的T恤牛仔裤。体恤上简单的一句“I’M  OK”。
“我很好,虽然已经到了当父亲的年纪,却还是倔强的反抗着命运,还在理想的路上昂首阔步,理想永远都年轻。”


















《戴发卡的女孩》
女孩
与我相反的另外一种生物
我不懂你们
我们谈论
减肥
时尚
男人
最后变成好姐妹

《摸着心脏说》
我把手伸进心脏
握着它
它温热的
在我掌心跳动着
然后说对你的承诺
这样你都会信了
分享到:

下一篇